无码专区AAAAAA免费视频 ,爱我久久免费高清 ,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嫩模综合影院

    <object id="jmbk7"></object><nav id="jmbk7"><address id="jmbk7"></address></nav>
  1. <code id="jmbk7"></code>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資訊>市場分析>資訊內容

    國家核安全局湯搏:核電廠運行事件,一上報就公開

    發布日期:2016-11-29 來源: 中國電力網 查看次數: 68130 

    核心提示:國家核安全局核電安全監管司司長湯搏我知道網上有一些傳言,說某核電廠2015年發生的事件今年才上報。不是這樣的。一開始核電廠可能判斷沒達到報告準則,這恰恰反映了核電廠對安全的重視。要大規模處理高放核廢料,現在國家正在選址。主要是卡在公眾溝通上,怎樣才能獲得公眾的理解和支持,矛盾主要在這個地方。我們以前注重信息公開,但沒有注重信息的解讀。2016年11月15日,在國家核安全局的辦公室里,核電安全監管司

      國家核安全局核電安全監管司司長湯搏

      我知道網上有一些傳言,說某核電廠2015年發生的事件今年才上報。不是這樣的。一開始核電廠可能判斷沒達到報告準則,這恰恰反映了核電廠對安全的重視。

      要大規模處理高放核廢料,現在國家正在選址。主要是卡在公眾溝通上,怎樣才能獲得公眾的理解和支持,矛盾主要在這個地方。

      我們以前注重信息公開,但沒有注重信息的解讀。2016年11月15日,在國家核安全局的辦公室里,核電安全監管司司長湯搏感慨道。

      2016年10月21日,國家核安全局通報了近兩年各地核電廠在運行期間發生由于人員誤碰或誤操作等行為導致的16起運行異?;蜻\行事件,甚至觸發反應堆停堆。對核電廠的安全再次引起輿論關注。

      這種聚焦讓湯搏感到奇怪。實際上,這只是中國龐大的核電體系運作的一次常規通知,不想卻觸動了公眾敏感的神經。而這恰恰折射出一個急需破局的難題:核電信息公開,如何不再自說自話?

      大部分是零級事件

      南方周末:上個月,國家核安全局通報了一系列核電廠人員行為導致的運行事件,引起很多關注和擔憂。

      湯搏:不是**次了,國家核安全局從2015年開始,專門開通了一個門戶網站,公布近兩年核電廠運行事件,我們是來一個就在上面公開一個。同時,我們還定期發布類似這次的通知,比如前一段時間發布了核電廠取排水防堵塞的通知。

      南方周末:這次大家一下看到了16起運行事件,擔心是不是問題很嚴重。

      湯搏:其實并不是集中發生了16起,我們是把近一兩年的人因事件集中在一起通報。我也希望通過你們的報道向社會公眾解釋一下。

      世界上有核電的國家普遍都建立了經驗反饋系統,從錯誤中吸取教訓,采取糾正措施,這是保證核電廠安全非常重要的因素。另外,我們也要從別人犯的錯誤中吸取教訓。如果我們覺得這些事件有共性意義,會及時告知其他核電廠。除了國內事件,我們有時也搜集國外事件。不僅核電廠,包括研究堆和其他核設施,我們都有這樣一套系統。

      國家核安全局在1984年成立以后,就一直在推動這個體系。1995年頒布了《核電廠營運單位報告制度》,正式規定了核電廠發生哪些事件要向國家核安全局報告。

      南方周末:對于核電廠安全而言,這些事件有多嚴重?

      湯搏:我們國內發生的核電廠事件,大部分都是零級事件,迄今為止國內核電廠沒有發生過二級事件。

      這是什么概念?所謂零級、一級、二級等,實際上是根據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國際核事故分級系統來的。這個*早是日本實施的,當時日本建立了一個易于公眾了解的分級制度,早期分為七級,一到三級叫事件,四到七級是事故,像切爾諾貝利事故、日本福島事故都到了*高七級。后來國際原子能機構借鑒日本,并且專門增加了零級,按照INES定義叫no significance,翻譯成無安全意義。

      只要上報就公開

      南方周末:公開有選擇性嗎?還是只要上報就公開?

      湯搏:我們現在一般接到核電廠運行事件報告三天以內就會在網站上公開。只要上報就公開,沒什么選擇。這是國際慣例,實際上也體現了一個國家對核安全的態度,主動接受整個社會的監督。

      南方周末:會不會存在核電廠向你們瞞報的情況?

      湯搏:我知道網上有一些傳言,說某核電廠2015年發生的事件今年才上報。不是這樣的情況。某些事件發生以后,一開始核電廠可能判斷它沒達到報告準則。我覺得這恰恰反映了一個核電廠對安全的重視,因為它會不斷分析,在某些時候它突然覺得這個事情達到報告準則了,應該報。雖然隔了一年,它又主動報上來了,并不是有意隱瞞。事件本身也很輕微,如果事件很嚴重反而容易判斷是否滿足報告準則。

      南方周末:為什么會出現根據報告準則判斷不清的情況?

      湯搏:國家核安全局規定了事件報告的準則,但是達不達到報告準則在技術上不是那么簡單,不是非黑即白的。雖然我們盡量想把準則細化,但總會有一些模糊的地方。我們*近也啟動了報告準則的修訂,希望更明確,希望核電廠一看就知道是不是達到報告準則。但這只是一個理想化的情況。

      安全是可接受的風險

      南方周末:中國核電廠技術號稱八國聯軍,二代、二代加、三代并行,在設計上能達到什么安全水平?

      湯搏:從嚴格的技術角度來說,我們一般很少去提二代、三代,更多是核能技術開發者對核電廠定位的形象表述,甚至帶有某種商業炒作性質。并不是所謂的代數越高,核電廠安全水平就一定越高。安全只是其中的一個考慮因素,還要考慮經濟性。有些堆可能非常安全,但是它發電成本很高,在市場上根本沒有競爭力。一個核電站能在市場上生存的前提是它能夠以市場可承受的價格提供電能,當然安全水平必須得到保障。

      南方周末:應該達到怎樣的安全水平呢?

      湯搏:安全是可接受的風險,這是國際上的普遍共識。核能界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多安全是足夠的?美國核管會一直在試圖回答,所以在1986年搞了一個安全目標的政策聲明:對于核電廠周圍的公眾來說,核電廠的運行應該不導致明顯的風險附加。那么什么叫沒有明顯的風險附加?美國核管會給出了兩個量化目標,即兩個千分之一目標:對緊鄰核電廠的正常個體成員來說,由于反應堆事故所導致立即死亡的風險不應該超過美國社會成員所面對的其他事故所導致的立即死亡風險總和的千分之一;對核電廠臨近區域的人口來說,由于核電廠運行所導致的癌癥死亡風險不應該超過其他原因所導致癌癥死亡風險綜合的千分之一。

      對于美國核管會來說,達到兩個千分之一目標,這個核電廠的安全水平就夠了?,F在的核電廠都可以滿足甚至遠遠低于兩個千分之一的附加風險。

      南方周末:中國的核電安全目標是什么?

      湯搏:明確給出定量安全目標的國家只有兩個,美國和日本。美國核管會定了兩個千分之一目標后發現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對于核電廠,評價附加風險是不是小于兩個千分之一非常復雜。所以美國核管會給了另外一個指標,如果一個核電廠一年中大規模放射性釋放的頻率低于10的負六次方,這樣就能滿足兩個千分之一。這就是概率風險目標。我們國家現在用的也是這個頻率。這就暗含一個前提,表示我們接受了美國兩個千分之一的定量目標。

      南方周末:你在一次演講中說道,如果按照這個定義,福島核電廠也是安全的。當時引起很大爭議。

      湯搏:我當時是在討論風險的參照系。其實當年美國就有很大爭論,因為這個目標只解決了對人員的保護,即核事故導致公眾的死亡風險,或者正常運行時導致公眾患癌癥的風險。但事故影響的不只是人員,還有環境污染、財產損失。公眾即使沒受到過量的輻照,但是可能有心理創傷,包括可能要離開你的傳統家園帶來的社群喪失。

      這些問題,美國當年進行了比較廣泛的討論。但是公眾意外死亡的風險是很容易獲得的,對于環境污染、心理創傷等,就很難找到一個合理的風險參照系。就是因為技術上的困難,給不出像人員保護這樣可操作的定量目標。

      安全是利益和代價的平衡

      南方周末:即使核電廠設計上很安全,但大家還是擔心中國的管理水平。你對中國核電廠的運行安全有沒有擔憂?

      湯搏:有這個疑慮是正常的,但我們認為我們核電管理水平,總體是良好的。國際上有一些組織,例如WANO組織,每年都會對世界各國核電廠進行評價。這些年,中國所有核電廠都處在中上水平,有一些能排到世界前十以內。我們前段時間統計了我們的運行事件數。近期,美國每個核電廠每年向核管會報告的運行事件數大概在2.6起,我們大概在1.6起。這些定量數據也反映了我們核電廠的管理水平整體處在良好狀態。

      南方周末:人們擔心核電安全的一個關鍵問題是,放射性廢物具有長期影響。

      湯搏:長期影響往往是一個倫理判斷。要對放射性廢物一萬年、十萬年甚至幾十萬年以后的影響進行預測,你可以想象在技術上有多大困難。如果站在道義高度,說要顧及子孫萬代,那我很難反駁你。我們本來從技術角度討論核電安全,到*后總發現是個價值觀問題。安全是利益和代價的平衡,既然獲得了這樣的利益,完全沒有風險是不可能的。

      主要矛盾在公眾溝通

      南方周末:中國要在5年內建5個中低化核廢料處置場,這個推進速度會不會太快了?

      湯搏:其實不快。核放射性廢物一般簡稱高放、中放和低放,指的是放射性強度。像乏燃料是典型的高放,核電廠產生的中放是很少的。另外*大量產生的是低放,比如核電廠員工在操作時要戴手套、鞋罩,穿工作服,通風系統要有過濾器,這些東西會沾污極低的放射性水平。低放一般就用廢物桶存在接近普通倉庫的庫房里就可以,現在基本都是存在核電廠內,但現在很多廠內倉庫已經接近滿了,要另找地方存放。我們五年內要建的是這種設施。

      高放半衰期比較長,放射性強度比較高,要存到對人類無害可能需要幾萬年甚至幾十萬年的時間,需要很好的儲存條件。不是簡單找一個廠房就行的,一定要找地質結構非常之穩定,防止擴散的條件非常好的地方。

      南方周末:有些核項目遭到當地公眾反對就暫停了。怎么避免重蹈覆轍?

      湯搏:這還是一個公眾溝通的問題。世界上很多國家,像法國、英國、日本,乏燃料后處理廠運行了很多年,今天來看安全水平也沒問題。但是我們可能以前這方面宣傳不好,公眾溝通做得不好,一些公眾對這個事情不太理解。當然有些公眾理解了,但他從價值觀和倫理角度仍然反對,那也沒辦法,也不能不允許人家有這種觀念。

      前些年我們搞了一個中試廠,但是規模很小。要大規模處理高放,現在國家正在選址。主要是卡在公眾溝通上,怎樣才能獲得公眾的理解和支持,矛盾主要在這個地方。

      南方周末:《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提到要深入開展內陸核電研究論證和前期準備工作,沒有重啟的時間表。對于內陸核電,我們在做風險論證嗎?

      湯搏:這么多年一直在做。問題是我把這個風險論證出來以后,你來判斷能不能接受,你的參照系是什么。前兩年,中國工程院、中國核能行業協會組織了相當多的論證,從他們的結論來看,認為內陸核電應該可以上。但從目前的結果來看,他們的報告可能還沒有說服足夠多的方面來接受這個結論。不僅是公眾,還有很多政府部門也會從他們管轄的領域提出一些問題。我們做的研究也是為更高層提供決策依據。

    網友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馬上注冊
    无码专区AAAAAA免费视频 ,爱我久久免费高清 ,久久久久久国产精品嫩模综合影院